首页 >养生

中国文学为何在外国书店遇冷

2019-05-17 04:20:08 | 来源: 养生

中国文学为何在外国书店遇冷

2013年又要迎来诺贝尔文学奖究竟给谁的季节,此间,英国着名的博彩公司Ladbrokes率先公布了预想获奖者的倍率,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独占鳌头,再次成为人们的热议对象。回想起来,2012年当中国国籍的作家莫言首次荣获这一奖项时,不少评论认为这是战胜了村上

2013年又要迎来诺贝尔文学奖究竟给谁的季节,此间,英国着名的博彩公司Ladbrokes率先公布了预想获奖者的倍率,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独占鳌头,再次成为人们的热议对象。回想起来,2012年当中国国籍的作家莫言首次荣获这一奖项时,不少评论认为这是战胜了村上春树的结果,当然,也有很多评论对此嗤之以鼻,认为文学是跨越国界的,国家与民族之间的可比性是不存在的,因为诺贝尔文学奖一向只颁发给个人,而不是某个具体的国家或者民族。

莫言作为中国的作家摘取了诺奖桂冠,为中国文学之于世界上的旗帜高举了一把,这是令人鼓舞的事情。仅从日本的图书市场所见,除莫言小说之外,其他中国作家的小说群也被摆到了海外文学架上的明显地位。余华、苏童、李锐、阎连科、贾平凹、王安忆、铁凝等人的长篇小说均有出售。其实,这些小说的日文版是过去10年,甚至是近20年前的译作,专此由于搭上了莫言获奖的快车,一时间突现于日本各大书店,貌似显现了中国文学的繁华,这当然也是令人鼓舞的事情。

不过,随着2012年诺奖应时效果的时间推移,日本书店也恢复了原状,海外文学架上的中国文学仍然属于少数派,相比于欧美小说来说,几乎很难找到书的平摆位置,多是竖插到书架的深处,稀稀拉拉的,好像已经被谁无视了其存在的感觉。中国文学需要走出去,这不仅是时代的要求,同时也是我们与世界同步的一个标志,但上述的场面却是再现实不过的了。

中国文学在外国书店遭冷遇,这不仅仅限于日本,包括欧美在内,至少从我见过的场面来说,几乎是一个模样,没有任何悬念可谈。日本是中国的邻邦,单从当代文学之于世界走向而言,其实有很多内容值得我们借鉴。所谓文学的世界走向,是指自国之外的读者究竟能拥有多少?文学作品得以海外扩散的状况究竟如何?换句话说,多语种的阅读与多国家的出版是一部文学作品被指定为世界走向的重要的参数,同时也是一位作家之所以成为世界作家的重要依据。

川端康成是1968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位日本作家,获奖后,他对前来采访的众多说:我的小说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翻译家的辛劳,让世界了解了日本的文学,当然,如果谁都能用日语阅读就好了,但我不敢有这个奢望,还是靠翻译吧。

川端康成的小说始终贯穿了日式的情调,无论是景物与人物的描写,还是官能的刻画,随处可见不到日本就找不到的感觉。当时的日本文坛认为川端文学把日式美推向了的深渊,已完全遮蔽了世界读者对日式美的好奇与探求,因为川端康成是经典,就像一座高高的山峰屹立在日本文学之林一样。换句话说,类似川端康成《雪国》、《古都》等日式美的题材在诺贝尔文学奖零突破之后,也许该告一个段落了,挖掘其他小说题材才是日本文学持续走出去的另一重要的可能。因为从文学的世界走向反观一个国家或者地区时,作家本身的着眼点往往会吸引大量目光。

同样出自日本,另一位诺奖获得者大江健三郎却表现出了完全不同的风格与底蕴。大江健三郎是1994年获诺奖的。与川端康成获诺奖相距了26年,单从获奖讲演的题目观察,就不难看出他们的对抗意识。川端康成讲的是《美丽的日本的我》,而大江健三郎则是《暧昧的日本的我》,标题所采用的体例完全是一个模样。与川端文学相比,大江文学的起源除了他少年时代在山村里度过之外,还有一部分是上了大学专攻法国文学后所受到的影响。如果说川端文学植根于纯日本风土之中的话,大江文学则从青年时代起就意识到了世界文学的存在。 2002年冬天,我有幸陪同大江健三郎寻访莫言的山东老家,他告诉我次阅读莫言的小说是用英文读的《秋水》,大约是上个世纪80年代的事情。后来,我还直接问过他关于《暧昧的日本的我》的讲演,他当即回答:文学来源于对立。

现在想起来,同样从一个国家走出去的世界作家,原来是属于一个对立圈子,听上去,其实挺文学的感觉。大江健三郎获诺奖已过了近20年,近年来村上春树夺奖的呼声不断高涨,有望成为日本第三位诺奖作家。当然,这一呼声是否能成真,并不是博彩公司说了算。但有一个明显的事实,即村上春树与川端康成和大江健三郎又是另外一个类型的作家,其的特点莫过于从美国小说翻译起家,并受其生活方式的熏陶,而率先进入了全球视野的小说写作,至今仍然保持了旺盛的创作欲望。

中国国籍的作家莫言实现了诺奖零突破,为中国文学走出去举起了一把鲜明的旗帜。不过,这一情景也许跟当年川端康成作为日本作家次获诺奖有所不同,因为当时的日本文坛热衷于如何能让日本文学持续走出去,而这一概念远远大于了对川端文学的褒贬。眼下,纵观莫言获诺奖后的国内反应,不少口水仗尚未脱离对莫言作品的八卦以及个人的争议,而很少从战略上考虑中国文学如何持续走出去的问题。我建议从日本借镜,从文学与诺奖的关系上评估,看下中国文学今后的世界走向如何。

(:收获)

娃娃机厂家
蒙牛慢燃
马钢彩钢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