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点石成金

2018-11-27 10:22:28
点石成金 我的恩师苏文茂先生从事相声表演艺术已整整6十个年头了。

关于先生的艺术风格,表演特点、深厚的艺术造诣等,已由专家、评论家们给予了精辟的论述与评价。

身为师父的弟子之一,我只能谈一点跟师父学艺的粗浅体会。

现仅通过我学演传统相声《汾河湾》时师父给予的指教,谈谈我受到的启迪和先生对艺术的独到追求。

传统对口声相声《汾河湾》上演几十年而不衰。

其生命力在于它的现实意义:辛辣讽刺了一个以河北梆子表演艺术家银达子老先生的高徒——“铁达子”的身份招摇过市的不懂吹牛撒谎的骗子。

听师父说,有的演员在表演《汾河湾》时,曾出现过被观众轰下台的情况。

这主要是由于演员不能准确把握段子的内涵,一味地拼凑包袱,追求便宜的剧场效果的缘故。

师父说:“所谓传统相声,就是相传很多年的段子。

传统相声都有一定的历史局限,这是不可避免的。

一段主题鲜明的传统段子,与当代也存在着代沟。

给传统节目注入时代的新血液即深化主题,是表演者必须掌握的基本功。

”他又说:“传统段子的取舍余地很大,所谓一遍拆洗一遍新就是这个意思。

”这里,我想说一个令我终生难忘的“学艺的故事”。

那是在1985年冬月,我携爱人去天津看望师父。

师徒促膝聊的自然大多是相声。

当时,我兴高采烈地向师父汇报我赴外地演出《汾河湾》时的“创造”。

《汾们湾》的垫话部分原来是这样的:在甲自我标榜他的嗓子如何如何好之后,乙反问甲:乙;这么说您的嗓子比他们都好? 甲:比他们好多了。

乙:怎么个好法呢? 甲:具体说怎么个好法?反正像这个剧场我不敢唱。

乙:这是为何呢? 甲:我怕一唱,玻璃、天花板全震啐了。

乙;您这是什么嗓子? 甲:据科学家鉴定,我这条嗓子。

乙:啊。

甲:能摧毁建筑物! 乙:炸弹嗓子呀?! 对上述垫话,我曾经这样“拆洗”过: 乙:这么说您的嗓子比他们都好? 甲:比他们好多了。

乙:怎么个好法呢? 甲:具体说怎么个好法?反正像这个剧场我不敢唱。

乙:为什么不敢唱呢? 甲:就因为我嗓子好啊! 乙:嗓子好应该敢唱啊! 甲:是啊,嗓子好你为何不敢唱呢?! 乙:我——你问谁呀?! 甲:为何我不唱?我……我得爱惜国家财产! 乙:爱惜财产? 甲:我怕一唱,剧场的玻璃、无花板全震碎了! 乙:您这是什么嗓子? 甲:近,我请一名五官科专家给我的嗓子做了一次彻底的检查结果发现我嗓子特点是音量大。

乙:大到什么程度? 甲:那位专家劝我:“同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