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招商局长参加选秀引热议被质疑为政绩焦虑所

2019-03-17 12:40:05

招商局长参加选秀引热议 被质疑为政绩焦虑所迫

据《城市快报》报道,“哗啦啦的黄河水,日夜向东流……”近几天,一段山东临沂莒南开发区招商局赵局长参加电视选秀节目的视频成了络热点。该节目组相关负责人称,赵局长参加比赛确有其事,而且属于正常报名,并非炒作和作秀。官员参加选秀节目,这还是头一回,面对质疑之声,赵局长率性回应:“参加选秀本是想只为娱乐,不为招商”。  -三言两语  ●招商局长身兼重任,如果其把更多的时间与精力投入到“选秀”活动当中,又怎能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呢?  ——陈国琴  ●即使是官至局长,也是一个普通人,也有自己的梦想和爱好,也有追求梦想、丰富生活的权利。工作之余,为自己的业余生活增添一些乐趣,实现自己的一些小小愿望,有何不可呢?  ——梁婕  ●起码人家办事了,很难得呀!  ——范宁  ●给人的感觉是华而不实,是走错了地方,摆错了位置,除了引起大家的会心一笑之外,还有可能招致非议和骂名。  ——巴人  ●这是一种积极的态度,更是一种开放的思路。所以,我为这位局长叫好!  ——达夕  ●招商局长走选秀场的招商事件只是个例,无需放大或者去详细解读,也无需跟踪追击去赞扬和拍砖。  ——赵茂盛  ●应该为局长鼓掌,总比那些在家喝茶看报纸的局长强。  ——刘道善  ●作为一个官员,招商是为了本地发展,至少为官一方,造福一方。人家是真的在做!  ——水中石  ●有这样的官,临沂的百姓是喜还是忧啊……  ——雁雨秋  ●支持赵局长,有个性!  ——一农  ●什么是滑稽,这个就是滑稽。  ——安伟  ●局长的招数有创意,我代表民,支持你。  ——陈梦  质疑   为政绩焦虑所迫?  能把堂堂一个局长逼上秀场的,估计也只有招商政绩的焦虑。局长放歌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以眼球效应推介地方资源,免费赚吆喝。此情此景,令人唏嘘。这让人联想起前几日,湛江市市长王中丙亲吻批文的情景。深情一吻、纵声一歌,甘苦自知,却也写活了地方经济发展中的思维惯性。  消费乏力、出口疲软,就剩下投资的马车还可以甩上一鞭子。在底子不厚、资源有限的地方,这个逻辑尤显迫切。只是各地都在招商,引资的路上手法各异,有亏本甩卖的,有增肥注水的,有买一送一的,还有“来就送”……因此引出的闹剧比比皆是。  有人说,为招商而选秀,总是有创意的合法主意,无需质疑。话虽善意,这里依然有两个前提值得注意:一方面,招商压力各有各的阈值,有的甚至与官途直接生生对应,而有的“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说穿了就是逼着招商者铤而走险、甚至游走在各色规则之间,如此癫狂,已经与依法行政的底线相悖,更遑论科学发展。另一方面,今天有局长来此秀场,保不准就有人会举一反三,从此公共社会中处处闻得“招商味”,如此恶性竞争下去,“低价倾销”与“恶意炒作”难保不会如影随形。  更重要的是,公众只见到疯狂的“招”和“引”,此前完成的任务,都留住了人、赚到了钱吗?如果既不关心招商的软硬件吸引力,又不关注引资后的执行力,的结果,不过就成了一场“流动”的资本游戏,落实到民生福祉上,仍是原地踏步。  招商无罪,但招商市场本身也需要构建一种理性而公正的秩序。如果引资就是一场上蹿下跳的表演、而根本不考虑“票房”的盈亏,这样的狂热,与公共利益有何裨益?  邓海建  支持  灵动的创意  应该给他掌声  一边唱歌,一边比赛,一边招商,这种方式看似有些另类,有些无厘头,但实际上不乏一些新颖的亮点,也的确能够实现招商工作的部分目标,或许还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对此,我们应该给一些掌声。  招商工作包括很多环节,我们见惯的是参观、接待、洽谈、联谊、开会、达成合作意向、签订合同等常见的环节,其实,推介宣传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环节,而一些别出心裁的成功宣传,往往能够对招商引资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显然,赵局长的“选秀招商”正是在打一张“广告宣传牌”。  临沂是革命老区,尽管很多人对历史中的临沂并不陌生,但对于当前临沂尤其是莒南开发区的经济发展现状、定位、方向、需求等情况以及一些区位优势、交通优势、资源优势、政策优势等信息可能就缺乏了解,而当地要招商引资,首先就应该通过多种媒介积极宣传这种信息,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进而熟悉临沂莒南开发区,产生兴趣,起码要让人们知道临沂莒南开发区的“存在”。临沂莒南开发区招商局长参加选秀,用歌声招商,可以巧妙借助选秀舞台,宣传推介临沂莒南开发区,提升地域知名度、关注度。不容置疑的是,赵局长的歌唱得越动听,取得的成绩越好,秀得越成功,招商引资的广告影响力就越大,临沂莒南开发区受到的关注就越多,获得的投资机会就越多。  赵局长主要负责杭州的招商工作,他带着工作任务参加电视节目选秀,并不是不务正业,而是一种积极有益的尝试,是一种灵动的创意,我们应该多给他一些理解,应该大力支持他一路向前冲。  李英锋  分析  关注背后的身份纠葛  舆论揪着赵局长参与选秀的动机不放,“质疑作秀”的声音此起彼伏,恐是出于公私权界紊乱的担忧。但公允地说,官员并不因为“红顶加身”便沦落了对私人时间支配的自由。倘若“选秀局长”真是出于爱好唱歌而参赛,当然可宽容视之。  时常可以看到这样的,“奥巴马和梅德韦杰夫在街边小店吃汉堡,食客视若无睹”、“英国副首相每日挤地铁上班看报纸”。外国民众并没有因为“有权势的人”跟自己“同处一室”便过分兴奋或不安。  权力应该被平视。“选秀局长”在选秀之时,便已不再身披“局长”的光晕。他晋级抑或淘汰,也不过如任何一个选手一样,全在自身能力强弱。但是“选秀局长”却如一个投入平静池水的石块,激起了不小的波澜。这样一种“过激反应”,其实烘焙出郁积于民间的“畏惧权力”的集体心理图谱。  于是,媒体需要连篇累牍、不厌其烦地去追问赵局长“一展歌喉”居心何在,以期提供一个全景的监测,让民众不至于在焦虑中迷失,寻觅到一份心安。殊不知,“公”“私”的角色象征,只能作制度上的划分,生活中却难有精确的分离。  “唯权、唯上”的传统心理,增加了人们对于“权力神话”的浮想联翩,而一旦置身于“平民化的权力氛围”之中,反而表现出无所适从。过分的基于“权力”的假想消散了官员平民举动中的亲切意味,反而陷入“信还是不信”的纠葛。而这一切的不安都源于权力时常跳脱“囚笼”成了私有工具,制约机制的缺失让人只能把莫名的惶恐寄托于对官员生活化角色呈现的“本能质疑”。  王艳春  观察  “真我”表现  突破了官员印象  这几天,“市长骑车送女”与“局长参加选秀”中的两位官员得到了不少友的支持,因为他们的表现突破了公众对于官员的传统印象与生活想象。  先说“市长骑车送女儿”这事。“市长骑车送女”有三处令公众惊喜的地方:其一,市长家里竟然还有自行车,原本以为,市长即便不用公车,家里也应该有一辆轿车,这轿车即便不豪华,也得对得起厅局级官员的面子;其二,市长竟然可以做到“公车不私用”;其三,市长原来也是社会普通人,也要送孩子上学。这一举动还原了市长作为普通市民的众生形象。  再说“局长参加选秀”这事。在我国,公务员法之中,没有明确规定官员不得参加娱乐节目。因此,招商局副局长参加选秀,还不能称得上是违法与失职。而这位副局长也非常坦率——只为娱乐,不为招商。这位副局长的坦率令人敬佩,而且,他在公共媒体上,勇于表现自我的行为,也令人颇感意外。要知道,许多官员连微博都不敢开,又那里敢上选秀节目露脸?  这两位官员给了我们新的官员印象。事实上,没有人规定,市长就必须要用自己的专车接送孩子,也没有人规定局长不可以参加选秀。官员是该像前任官员那样继续默许或遵守“潜规则”,还是应该做一位普通市民一样的“真我”,并且打破常规、不按常理出牌给公众一个新的印象,都应该由官员自己说了算。  从本质上讲,这两件事之所以能成为,从另外一个侧面说明,打造阳光政府仍然任重道远,公众想要看到官员的平民化举动,仍然只能“窥视”。什么时候,官员身上不再有秘密了,这两则也就不会再成为了,公众的知情权、监督权才可以说落实到位了。  王传涛


苹果手机版捕鱼游戏
星力捕鱼游戏技巧
金骨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