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为什么一个法学家要来操心互联网的带宽问题

2019-03-07 21:01:01 | 来源: 旅游

本文作者是虎嗅实习生 王一苇

次接触苹果电脑时,不到十岁的吴修铭也许不会想到,三十年以后,他会在自己的著作中,以一个审慎的法学家视角,细细剖析苹果这家公司的发展历程,并质疑这家以开放作为初期方针的公司在封闭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他更不会想到的是,由于自己对互联公平性的定义,会在络运营商和互联公司之间掀起多大的波澜。

吴修铭的台苹果电脑是他母亲用父亲死后的保险金买来的。但没有必要过分渲染他幼年丧父的坎坷,因为十八年之后,他用从哈佛获得的金光闪闪的法律博士学位告诉我们,单亲家庭的孩子一样也可以有牛气哄哄的未来。

让Tim Wu的大名真正散播开来的,是他2003年发表的一篇论文《络中立,宽带歧视(Network Neutrality, Broadband Discrimination)》。文中提出的“络中立(Network Neutrality)”概念被一直沿用至今,成为了一个热点问题的代名词。对于美国政客而言,“络中立”是一个站边问题,民主党在左,共和党在右。但对于吴而言,次提出这个词组的时候,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是非问题,公平的概念应该对一切络一视同仁,无论是电还是互联。既然电力的价格并不因人而异,又怎能容忍供应商对络流量采用歧视价格呢?这样的提议固然受到包括络服务提供商在内的大批民众拥护,然而以传统络运营商为首的反对者早就气得跳脚。

由于与内容运营商之间的拉锯由来已久,这些运营大鳄们有想法也无可厚非。实体与虚拟络的现状一开始就建立在一个不平等的基础之上,络供应商搭建了物理络,为虚拟运营商的经营打下了基础,然而大部分的盈利终收入了虚拟运营商的囊中。投入与产出的不均衡必然导致络供应商另辟蹊径来增收——垄断产生的根源又何尝不是自由市场本身呢?其二,因人因时因地而异的价格其实屡见不鲜,允许有峰谷电价,为何不能有峰谷带宽价?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是“把带宽花在刀刃上”啊!别跟我提什么服务受阻站被墙,这些要么是带宽市场规则建立之前的摩擦,要么就是注定被时代淘汰的落后产物。所谓的民主政府难道连正常的市场行为都要管制吗?

这件事吵吵嚷嚷似乎没有个头绪,直到近Verizon诉FCC案终以联邦电信委员会的败诉告终,昭告了络供应商一方阶段性的胜利。然而“络中立指令”被否决仅仅是中立之争的开始。由吴修铭在2006年帮助修订的“络中立指令”虽然被回炉重造,但法庭承认FCC对宽带服务的管制权限,已经是一个开始。

某一方的利益输赢并不是吴修铭所关心的问题。继提出“络中立”理论之后,他近又在自己的专栏中公开提出了自己对于络内容提供商垄断局面的担忧。被他点名的有谷歌、苹果、亚马逊等等这些在“络中立”立法中的潜在收益群体。尽管他的观点被暗指为“不懂行”,以至于有人质疑他是否又在提出一个“没有问题的答案”,但孰是孰非,尚不可知。

没有疑问的是,吴修铭曾经,并正在以自己的方式影响着政府政策的制定。2007年,

为什么一个法学家要来操心互联网的带宽问题

他提出的针对移动络的“Wireless Carterfone”规则就直接被联邦通讯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在实际操作中采用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已经成为了互联立法领域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

猜你喜欢